目前日期文章:201011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  

餅乾從小就有個習慣,手上總是緊握著他最新最愛的那一個玩具,狀況有時嚴重到,連穿鞋子、上廁所、拿作業...需要用到「手」的動作,他仍堅持不肯先放下手中的玩具,也因為手中已經握有玩具,在拿東西或穿鞋子時,就無法保持穩定而常有打翻、拿不穩、做不好事情的情形。

餅乾媽歸結餅乾這樣的狀況為「缺乏安全感」,他的手中需要握有自己喜歡的東西才能安心,總怕一個放手,心愛的東西就會不見或是只剩下自己,沒有「人」陪伴(其實是玩具)。餅乾爸經常為這種事情而生氣,認為沒有必要時時刻刻在手上緊握著玩具,尤其是需要「雙手」的時候。餅乾爸歸結餅乾這樣的狀況為「太愛自己的玩具」,總是威脅說:要把玩具丟掉。

, ,

水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繪畫、音樂、體育和一、二項特殊才藝是餅乾媽希望餅乾和魚乾除了學校裡學習的「正課」之外,也應該要會的「基本能力」〈也許使用「基本素養」來說明也可以〉,這些「基本素養」不需要非常專精,只要學到「會」外加「不討厭」就可以了,如果未來這些「基本素養」成為他們的興趣之一,再繼續專研學習最後能成為專長,這當然是餅乾媽所樂見的,不過那倒是其次,主要還是希望餅乾和魚乾能夠涉獵各領域的學習,多方擴展他們的生活視野。

這上面,是音樂領域的學習發表會。朱宗慶音樂是一所打擊樂的家族,餅乾從幼稚園開始學起,課程從幼一到幼八,總共兩年時光,我們每個禮拜大老遠的從宿舍到市區,光是來回就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〈雖然總覺得很需要精算教養孩子到底花費了多少?但無形的時間和精力卻怎麼也無法計量〉,看似辛苦,但朱宗慶教室的擊樂家族裡卻多的是學了四年、六年和畢業後仍繼續進修的傑優家族成員,這些孩子背後家長的苦心又該如何形容呢?〈餅乾學習的持續性:75分〉

餅乾在這次的表演上真的花了一些心思,光是看他努力練習的過程以及上台前緊張的神情,就覺得這場表演的價值已經足夠。〈餅乾演出:100分〉

但擊樂家族憑著多年來豐富經驗的展演場次,他們在演出前還為孩子們安排特定的採排時間,所有的孩子除了必須按照個別班級演出順序依時等待外,也被安排欣賞別的班級演出,需要當個有水準的聽眾就成了這次演出的另一項課程。〈餅乾當聽眾:80分〉

, , , , , , ,

水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 

魚乾今年的生日剛好是需要上學的日子,可愛的她自己規劃了想要與同學分享的東西〈粉紅色的Hello Ketty包裝袋裡面裝了幾個小餅乾和小糖果,然後用金蔥帶來束口〉,邀請餅乾媽和她一起合作完成包裝的動作,自己數好同學的數量,加上要給老師的份量,然後帶去學校…

當天放學,魚乾如預期的「滿載而歸」,帶回了一大包的禮物,她擔心餅乾沒有禮物很可憐,回到家就大方的跟葛格說:「讓你選一個禮物,想要哪一個都隨便你。」

, , , ,

水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學校剛結束期中評量,也是思考與修正教學方向的開始。

通常五上的第一次評量,也會關係著家長和學生如何看待「高年級」這個新接觸的年段,如果第一次評量成績不佳,就會與課業重、功課多、課程難、要補習、寫評量等多重負面印象連結在一起;如果第一次評量成績太好,也就會開始有一連串的鬆懈。這樣的兩難,使得五上第一次評量的出題老師必須有多方面的琢磨,也不得不謹慎小心。

總之,這次班上的考試結果平均看起來還算失誤少,但就個別孩子看起來就離原先的想像比較遠些,例如:原本以為小寒但這樣的狀況不多,班上偶爾會有一、二個。

這篇文章想要表達的重點,其實是想說:國內的考試制度雖然一直沒有改變,但是大家的心態卻需要稍微調整一下。

如果考試是一台機器,孩子們將自己所知道的知識內涵輸入了這台機器,但是這機器所輸出的成果卻未必和孩子的努力成正比,會干擾分數形成的變因真的太多了,但中間這些變因卻通常被我們忽略,大家只看到「分數」,就將前面的「努力」下了一個由自己歸咎的原因,好像完全沉浸在自我的解說當中。

, , ,

水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